夜幕中,众人乘坐各自的马车返回了府宅,今天达成最实质的共识主要有两点,一是大家共同投资安西种棉花,初步商定先投资五十万贯,其中独孤家族和窦家合拿一半,另一半则分给其他关陇世家。

  而另一个共识,是独孤立秋答应替每个家族租一间沿街的铺子,可能买不到,但可以替他们长期租下来。

  窦仪和兄弟窦元柱合坐一辆马车,窦仪已年近七旬,他现在只是名义上的家主,家族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了兄弟窦元柱打理,他今天出来是因为要和独孤立秋会面,这个面子他不能不给。

  马车在疾速奔行,光线时亮时暗,窦仪多喝了几杯,正闭眼坐在位子上休息。

  但窦元柱却显得心事重重,以后窦家就是由他来掌管,他的压力比较大。

  “大哥,独孤立秋真的不肯去争这个位子?”窦元柱低声问道。

  窦仪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意,他淡淡道:“你信他的话?他怎么不想,他只是怕争夺失败,面子上挂不住,我和他四十年的交情,又是亲家,我会不了解他?”

  “我听说独孤偏妃怀了身孕,如果她生下男孩,将来不是没有希望成为世子,如果独孤偏妃的儿子成为天下之主,那我们关陇世家........”

  不等窦元柱说完,窦仪猛地睁开眼睛,目光凌厉地盯着他。

  “赶紧丢掉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,想都别想,郭宋是什么人,会让你的想法得逞?你以为一百多个李氏皇族都是怎么死的?张云的军队躲在成都做什么?

  我告诉你,郭宋一半是佛一半是魔,他若发现你有这个想法,所有的关陇世家都别想活了,他肯定会斩尽杀绝。”

  窦元柱倒吸一口冷气,不敢多说了,半响,窦仪又道:“独孤立秋已经说得很清楚,郭宋帮助我们逃离蜀中,其实也是看中了我们的财富,只是他不像李适和阉党那样低级,直接抢夺我们的财富,他是想要我们投入财富发展商业和制造工场。

  你以为独孤立秋向安西投入巨额本钱是他自己的想法?一定是郭宋要求的,我们只管跟着独孤家族就是了,独孤家族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?我回头会告诉大家,大家集中精力低调赚钱才是王道。”

  “可是我们投入财富赚钱,郭宋能得到什么?”

  “他能得到的东西多了,我们赚钱也是替他创造繁荣,百姓就有机会挣钱,可以安居乐业,他还可以通过收税来分享我们赚取的利润,我算是想通了,只要我们不要轻易涉及朝廷权力斗争,低调赚钱,同时让郭宋能从我们赚取的利润中源源不断分得利益,那我们就能长久。”

  窦元柱低低叹息一声,没有政治势力,再有钱也只能是被屠宰的羊,但大哥听不进自己的意见,他只能把这话憋在心中了。

  ..........

  一早,一辆宽大华丽的马车驶入了晋王宫,这是王宫内的马车,专门负责迎送贵客。

  王妃薛涛带着女儿郭薇薇站在迎春台前,郭薇薇掂着脚尖,伸长脖子向远处马车甬道望去,这时,马车出现了,郭薇薇激动得跳起来,“娘,她来了!”

  能让薛涛亲自等待的人,正是以唱歌和美貌名动天下的刘采春,当然,薛涛还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,郭薇薇是刘采春的崇拜者,听说她要来王宫做客,郭薇薇激动得一夜都没有睡好。

  马车在迎春台前缓缓停下,一名侍女上前开了门,身穿一袭雪白长裙的刘采春从马车里走了出来,顿时呈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美,让郭薇薇再次感到迷醉。

  刘采春无论是盛装出行,还是简单的打扮都有一种难以言述的美,郭薇薇还不知道,在后世,这就叫大明星的气质和气场。

  刘采春已经见过一次薛涛,她深深施个万福礼,“民女采春参见王妃!”

  薛涛上前挽住她的手笑道:“我给你说过了,不用这么客气,我请你来做客,你就当回自己家一样。”

  刘采春心中苦笑,这可是晋王宫,哪里能像回自己家一样,但王妃的客气她又不能纠结太多,便笑道:“那就打扰王妃了!”

  薛涛又给她介绍女儿,“这是小女薇薇,她很崇拜你,昨晚激动得一夜没睡好。”

  她又对女儿道:“给大娘子打个招呼!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猛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今世猛男只为原作者高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月并收藏猛卒最新章节